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光魅影

流夏之末,流夏三部曲

 
 
 

日志

 
 

女神——№ II——权谋  

2007-05-02 00:19:42|  分类: 阿尔贝丽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II——权谋

阿尔贝丽切迎来的第一缕曙光照耀在金色宫殿的圆顶上,雕刻精美的黄金塑像伸展双翅,高举的双手中捧起色彩绚丽的宝石。没有黑夜和黎明之分的圣地,宝石的光芒替代阳光唤醒了云端下沉睡的人们。

闪耀着水晶色泽的琉璃仙境之下,流淌着纯净的爱瑞丝河,透明的河水温驯地绵延向远方。河畔生长着一片紫色荆树,从高耸如伞的树冠上一直飘垂下弯曲的藤萝。这里是天堂鸟们的最爱,披拂着用语言难以形容的美丽翎羽的鸟,传说中是神的使者。

一只天堂鸟梳理着羽毛,不知为何所惊,它突地振翅飞了起来,也顺势惊起了那些害羞的同伴们。刹那间,铺天盖地的羽翼将湛蓝的天空遮挡,仿佛是下起了色彩纷乱的彩虹雨。

天堂鸟拖曳着纤长的华丽尾羽扫过天际,当天空恢复了原本的蔚蓝,一只四翼银龙刚好落在黄金宫殿前的广场上。

加妙从龙背上优雅地跃下,他的长发甚至未曾扬起分毫。早在一旁等候多时的炎龙骑士团首席指挥官苏瓦雷斯大骑士长快步赶了过来。

“艾柯瑞雅斯大人…”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踌躇了片刻,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今日修罗誓与大人共生死!”

加妙慢步走过中央喷泉,飞溅的水珠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模糊。

“炎龙大骑士长在和我开玩笑吗?阿尔贝丽切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明媚的日子了,您不觉得很难得吗?”

“大人?”

“炎龙骑士团首席指挥官大人还是好好欣赏下周围的美景吧,大清早就讨论生啊死的多扫兴。”

他回头淡淡一笑,苏瓦雷斯已经明了他的意思。聪明人与聪明人的对话,毕竟简单利落。

“大人的银龙还是不肯割爱给我?”

话题一变,修罗立刻把目光掉转到加妙的座骑身上。那是一条纯血统四翼银龙,在龙中本就不多见,碧绿的眼珠像极了两只祖母绿,细鳞片片挺立闪耀着光芒。

极品中的上乘货色,诱惑得有心人跃跃欲试。

“如果我把龙给了您,难道要我每天走到圣殿来吗?”

加妙笑问,他凝视着修罗眼中的那抹贪婪。自得了四翼银龙,这个大骑士长就开始对他纠缠不休。

“我可以送给大人两头有翼兽,保证也是纯血统。啊!不,三头,或者四头…”

修罗仍不放弃,尽管加妙表现得不甚热心。

“大人送我这么多玩意,我可养活不起,一条龙就够了。”

“如果是独角兽呢?”

对于修罗的提议,他只是看了看远处的云蔼,神态纹丝未动。

“那么纯洁的神兽,我无福享受,修罗大人还是留给自己玩吧。”

黄金宫殿中高悬的长纱雪浪般摇曳。银龙低声嘶鸣,将头凑到了加妙身前,轻轻磨蹭着。

“艾柯瑞雅斯大人…”

他的话未完,加妙挥手打断,踏上了宫殿的台阶。

广场上矗立的喷泉中,双翼天使默默注视着修罗·苏瓦雷斯失望的表情,月光石在水中闪烁着刺眼光芒。

 

“殿下这么急着召见我,只是想请我喝茶吗?”

月桂树编就的花园,白色露亭中端坐着黄金宫殿的主人。黑色的长袍掩去了那份外放的张狂,让人只觉沉静。

“我的侍花使新酿就的玫瑰茶,味道不错。”

他端起茶杯,递到加妙面前。

“您的那位花神越来越善体人意了,难怪殿下对他倍加赏识。”

茶香浓郁,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只是细细地品着味道。

“修罗找过你了。”

加妙毫不意外他的一举一动被对方知悉,优雅地啜了口茶。

“殿下打算怎么做呢?”

“加妙,阿尔贝丽切已经失去了她的守护神,就像失去了美丽的双臂。漫长的等待已经耗去了[他]的全部耐性吗?我本以为现在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殿下还很年轻。”

加妙放下手中的茶杯,白色手套的中指上,一只银戒流光影动。

“玫瑰茶的味道虽然甜美,殿下却不该忘了玫瑰藤的刺依旧会伤人。眷养得再伏帖的宠物,也会有反噬饲主的一天。这,不过是自然的法则。”

“那么,天神的宠儿,你又会如何抉择?是站在我这一边守护阿尔贝丽切的美丽,亦或出卖灵魂给魔鬼?”

“殿下,我将为阿尔贝丽切流尽最后一滴血。”

他跪倒在黄金宫殿主人的面前,卑微地低下头颅。这一刻,他将一切表情深深藏起。

“你是我最忠诚的子民,阿尔贝丽切因你而荣耀!”

打磨到没有一丝瑕疵的大理石上,加妙的笑容清晰可见。

他用最真挚的言辞,最优雅的笑征服了阿尔贝丽切的主人。

尽管,那笑容艳丽得如一尾毒蛇。

 

月之殿今夜格外宁馨,硕大的蓝色圆月悬挂在宫殿的廊拄外,透过层层帷幔将细碎的光铺洒在宫殿冗长的过道上。

没有黑夜与白昼之分,就如同光明与黑暗交融一体。

光与影,不过是虚妄的假象。

维尔金一手端着盛满美酒的水晶杯,凝视着窗外的夜空。他的唇上,也挂着虚妄的笑容。

“艾柯瑞雅斯,阿尔贝丽切的天变了。今夜,黄金宫殿的主人或许睡得并不安稳。”

“这又是你那些无聊神谕中的某一个?去哄骗涉世未深的少女,你这套说辞还是相当有说服力的。”

“那么,我是否已经把你骗住了?”沙卡直视加妙,嘴角擒着笑。他抬起手,修长的指划过加妙的脸颊,“告诉我,该用怎样的手段才能软化你这颗铁石心肠,是不是直到爱瑞丝河的河水干涸的那一天,你才会露出真面目?你这狡猾的毒蛇,比猎人的弓箭更让人畏惧。”

“三殿之上的沙卡大人,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的风度翩翩,反而…”

“反而?”

“像极了下流无耻的急色鬼。”

沙卡的酒泼到了加妙的身上,红色,妖艳得宛如一株盛开的曼珠沙华。

他是故意的,加妙可以确信。但他只是无所谓地将头转向窗外,转动的光轮横亘在繁星之下,黄金宫殿的正上方。

“如生命之火永不停息,无人可及的神之境。今夜,它将迎来新主人。”

“殿下允许[他]这么胡闹?”

“权力,比任何飘香的毒药更让人甘之如饴。没有人能逃过它的诱惑,包括你我。”

“沙卡·维尔金,你见过黄金宫殿里的那座月桂花园吗?那里很美,美得超凡脱俗,美得让人忘记了世间的烦恼。”

“你似乎很喜欢那里?”

沙卡有些意外,他很少听到加妙真心地赞美某样东西。

“不。”

“不?”

“那是斋戒的芬芳,月桂女神的哭泣。”

窗上悬挂的帷幔,诡异绚丽,一层又一层,如绽放的火焰。风起,窗幔蓦地高高扬了起来,将加妙裹进一团迷雾中。

今夜,阿尔贝丽切注定无人入睡。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