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光魅影

流夏之末,流夏三部曲

 
 
 

日志

 
 

少年无为——2.挑衅  

2007-05-01 23:43:26|  分类: 年少轻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挑衅

阿布罗狄这小子真的说干就干!

放学时分的夕阳挂在天边,我心情愉快地走出校门,远远就看到几个人站在墙角附近。不作第二想,这绝对是阿布罗狄找到了金主开始下手。
懒得搭理这群有兽性没人性的家伙,我准备绕道和他们保持安全距离。

“喂!你们已经站在我面前10分钟了,到底找我什么事?”隔着空气飘进耳朵双方的对答,老天保证我不是有心偷听。[肥肉]的口气意外沉稳,一点听不出丝毫惊慌。
“你是不是白痴啊?!我们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吧?”一个长相极度愧对人民群众的同胞对着受害者大呼小叫,怪腔怪调的让我寒毛耸立。
阿布罗狄你居然和这样的人称兄道弟,我为你悲哀,你堕落了……
悲哀的眼泪没来得及擦,我决定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兴趣看看眼前的犯罪现场。从客观的形势看,羔羊是在劫难逃,从主观的角度看,我同情这块[肥肉]。
看人家长得鼻眼端正,男性气概十足,怎么比也比阿布罗狄身边这几只歪瓜劣枣要强个几百倍。不知道这帮人的眼睛是不是长到脚底板去了,居然挑了这么个最不像[肥肉]的肥肉下手。

一群白痴!我从鼻孔喷出一口长气,充分表达出内心最强烈的鄙视。
“可是你们只是借口和我有事商量就带我来这里了,我怎么知道你们究竟要干嘛?”肥肉一开口就满嘴外行话,我不无担心地看着他。
这家伙从外表怎么看也是一副饱经风雨的样子,难不成内在还是张白纸?
同情一瞬间在我内心泛滥滋长,面对弱势群体仗义相助一向是我辈男儿的义务。我捋袖子准备上场,眼光扫到阿布罗狄那张风华绝代的面孔时迟疑了。
按道上规矩,这票肥肉既然是他们看上的,我过去硬插一笔完全有悖友好精神和哥们义气。可是眼看着待宰羔羊马上就要羊入虎口,而我浑身男儿本色竟无用武之地。我这难受啊!郁闷啊!倒霉的肥肉你自求多福谁叫我和匪首是哥们呢?!遇人不淑识人不惠是我的错!我忏悔我自白我也没辙……

“哎呦!这位大哥还真会装傻!非要我们挑明了说也行,我们最近手头紧要点钱花,这位哥哥你就好心接济点吧。”标准的诱惑声音,让人听得直冒鸡皮疙瘩。
阿布罗狄这小子几乎挂在了人家身上,抬着小巧的下巴迷着可爱的猫眼抿着粉红的唇。等等!这小子居然擦了唇膏?难道他打算来硬的不成就改色诱?!
我十根手指在手里捏了又捏攥了又攥。算了,他爱怎么玩随便他,我何必这么生气呢!

“你们是在抢劫吧!”肥肉终于了解到自身的环境说出实质。出乎意料,他非但没有转身就跑反而笑了出来,“你们是不是算准了有钱小孩个个都是乖宝宝,所以找我们这种人下手没风险啊?”
靠!一时间我忍不住要为他鼓掌,真是块聪明的肥肉。
“既然你这么上道还不把钱交出来?等我们动手可就不是几百块可以了事了!”歪瓜在一边叫嚣,余下的劣枣们则努力装出凶狠的表情。这帮笨蛋!平时在学校看到只蚂蚁都要绕道走,出了校门摇身一变装大哥?白眼免费奉送,我照旧鄙视他们。
“原来你们这么贱价啊!几百块就可以打发?”肥肉的温和口气消失了,他从内怀掏出钱包,拈出几张大票子甩啊甩的。哗啦啦的钞票声随风飘荡,听得我不禁心旌摇曳。
“要就拿啊!还客气什么?”一扬手,票子飘到空中落了下来,如风卷残叶掉在肥肉的脚前。他低头看了看几张钞票,抬脚用擦得黑亮的皮鞋用力踩了下去,还转着圈地碾了几下。

妈的!!
一股无名业火立时蒸腾在我的胸腔里无法宣泄。有钱了不起啊!?这臭小子居然敢这么看不起人!
阿布罗狄一脸轻轻松松的站在那边,看着身边的几个哥们弯腰把钱都捡了起来。他笑嘻嘻地一转头间注意到了我,招手叫我过去。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肥肉面前,我极力摆出鄙夷加蔑视的表情瞪着对方。不过肥肉的脸皮够厚,居然没有反应地还对我笑了起来。
“呦?这么漂亮的娃娃也来拦路抢劫?跟哥哥张个嘴说句话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压抑我努力我不张嘴我不吭声,妈的这混蛋再用这种眼光看我发誓揍得他找不到北!
“哎哎?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第一次害羞啊?”他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带劲。阿布罗狄那帮人满足了金钱欲乐得一边看热闹。
肥肉扬了扬手里的钱包,那语气就算塞上耳朵眼也听的出全是挑衅。
“喜欢这钱包吗?你随便说句话我全送你了。”
一瞬间我把头抬起来,为了掩饰愤怒的表情我从开始就低着头盯着脚面。现在我居然可以[平静]地看着这家伙,我不禁佩服自己的修养。
恩恩……看来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你个混蛋!老子要把你抽到你妈也认不出你,让你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让你尝尝什么叫男人的铁拳!”一气呵成的骂完我一拳正中对方胸口,趁他弯腰咳嗽的空挡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钱包,“你说过,我随便说什么这钱包都归我,谢了!”
我得意洋洋地挥舞着手里的钱包,自鸣得意地看着眼前这个弯成虾米形状的男人。然后,就在我准备翻检战利品的时候,眼前落下了灰色的雪。
那绝对是灰色的!但不是雪,是烟灰。一只手在我头顶弹着烟灰,带着火星的灰尘飘过眼前,我甚至闻到焦味听到了头发上面发出的呲声。

哪个王八蛋不想活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转身回头一记眼刀飞过,被对方轻易接下。下一秒我看到一只金灿灿的校徽挂在黑色的校服领子上,映着夕阳闪啊闪的直晃眼。我的视线从脖子一路向上直到占领至高点,一瞬间对上一双凛冽的眼睛。
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我认识,不正是对面那家垃圾学校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米罗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